aburr

Aaron Tveit
Broadway musicals lover
Hamilton 4ever

往事不可追

这真的太棒了

E984:

cp:TJ/ham/angelica的等边三角 太冷了只能自力更生


注:安吉莉卡嫁给了约翰·丘奇






亚历山大死的时候托马斯·杰斐逊和安吉莉卡·斯凯勒年纪都不小了,杰斐逊没有多提起他的欲望,对斯凯勒也回忆不起来太多旧日的温情,只是微微的得意,普通的感慨,当他听说斯凯勒因为妹夫的溘然长逝而伤心欲绝时,他也只是觉得他俩有些活该罢了。


“托马斯,你真是无情啊!”他想象着安吉莉卡的反应,他想象着安吉莉卡靠着他的书桌娉婷而立,回过头笑着对他说这句话。安吉莉卡·斯凯勒不会因为他说他(汉密尔顿)和她活该而动怒,跟她那个把丈夫奉若神明的妹妹不同,斯凯勒明确地知道汉密尔顿身上的每一个缺点,知道他有多讨人厌,知道他死得死得其所,死得处心积虑,死得自我感觉良好、得意洋洋。他在爱戴中长眠,一个野小子最体面的结局。


一个自私的偏执狂所能获得的最好的归宿。他不愿多想起汉密尔顿,他那股刻薄尖锐的狂热,他那暴风雨般的愤怒,十年中没有停息的恨和反目,都令他在厌恶的同时身心俱疲。斯凯勒跟他不一样,斯凯勒的聪明让他舒服,斯凯勒的美目洞若观火,斯凯勒的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,微微卷曲的棕褐色秀发散落在肩头,斯凯勒谈吐沉稳,尾音却有点上扬的轻快轻佻,托马斯先生,被您这样一位高贵的学士追求是我的荣幸……


斯凯勒甚至一度答应他要一起旅行,两个聪明人,一个好天气,谈论自然、植物、瀑布和并不针锋相对的政治,照在蒙蒂塞洛优雅的白色圆顶上的阳光,在红砖上微微摇动的树影,交错的远山,静悄悄的鸟啼,他们可以在门廊上坐很久很久,约翰·丘奇夫人会把手递给他,彩虹横跨尼亚加拉的峡谷,他们在风声中坐着,很久很久。


托马斯。


早年的时候有那么一两次,没这么少,还是几次,他也记不清了,汉密尔顿会喊他托马斯,跟斯凯勒对他的叫法一样。伴随着那一声托马斯,接下来的就是无穷无尽的可怕的词藻的质问、攻击与辩论。汉密尔顿恶毒得像一个屠夫,他棕褐色的长发泛着赭石的深红,在声情并茂、肢体语言激烈的表演中从马尾辫中散落出来,是柔顺的——他没有,托马斯杰斐逊从来没有,试图在谁身上看到约翰·丘奇夫人的影子。亚历山大·汉密尔顿先死,安吉莉卡·斯凯勒·丘奇后死,他没有去打扰她长眠的地方,也没有试图在她的墓碑上看到谁的影子。


杰斐逊有想过,如果他们那趟旅行去成了,是不是会成为他在之后的长久岁月中,坐在蒙蒂塞洛春天的阳光里,夏日透明的果香中,秋天,漫天的红叶旋转着落下(有一片落在安吉莉卡棕褐色的长发上),四季回转中可以反复回味的一段旧时光。


但是他们没有。




如果能回到这段小小的罗曼史中的某一天,杰斐逊大概会去问问约翰丘奇夫人,跟她开个玩笑,问她国务卿和财政部长,她更喜欢谁?他知道,聪明绝顶的斯凯勒是不会介意这种调侃的,她肯定会假装抱怨,说我们谁都知道,只有我那宽厚的妹妹才会忍受那个家伙。当然啦,跟他跳舞是很不错的,欣赏一个出色的家人改变不了我对您的爱慕的真诚回馈……他能想象斯凯勒说这些话时神采奕奕的样子,就跟他想象中对他说“托马斯,你真是无情啊!”时的神情一样,是那么热烈,愉快,满足,把头发快乐地往后拨。他知道,安吉莉卡是不会介意他的这些腹诽的,他最后还是去了三一教堂,在安吉莉卡的墓边,他没有找到那个讨厌鬼的墓,大概是汉密尔顿的后代也听到一些琐碎的窃窃私语,尤其是在伊丽莎白·斯凯勒还在世的时候。他想着生前她举办沙龙的客厅是那么气派,这块墓碑却小小的。他想着真正令她魂牵梦绕了一辈子的人,死后也没办法离她很近。他想到1801年的某个春天,有个大嘴巴,私生子,聒噪的偏执狂,四处奔走,大喊大叫说必须由托马斯·杰斐逊当总统……


他没有喜欢过斯凯勒很久,也没有很认真,汉密尔顿他倒是厌恶了个十几年,他在三一教堂的墓园里,也只待过一个下午。他回忆不起来当年,也没什么不真切的想法寄托给往后,只是当飒飒的风声卷过墓园上方的寂寥时,当叶片无疾而终地落在不知道是谁的长眠之所上时,他在安吉莉卡的墓边坐下,倾听着空气中的低语,像是往事中不知道是谁呼唤他名字的声音,音调是上扬的,是那么轻快,急促,年轻。



听了无数遍the other side的我觉得Zac Efron 的声音真像林聚聚 

2018.11.05

#犹太城


如果犹太城里不能有鲜花,那我们就互赠秋天的落叶吧。


三个半小时的戏,着实为各位演员的表演所震撼

灯光美丽,布景一流

请大家支持


借用散场后以为老爷爷的话:喜欢看戏的年轻人不多,中场很多穿着时尚的人都走了,能坐下来的都是真正喜欢的。


我一高中生很想和这位老爷爷谈谈心了。

真诚

最近音乐剧圈突然热闹了起来,我也希望圈内的各位太太不必焦虑。大家对这个圈子所寄托的希望我都能理解,但毕竟每个人的喜好不同,热潮中必然会有观剧理念不同的争执,但我相信,拥有更大的平台一定能够让兴趣相同的朋友们走到一起,人不奢望太多,但大家都能把观剧当成一种艺术的享受,听到一句巧妙的台词,或者看到青年演员因为热爱眼中所散发的光芒,心领神会,感到幸福,足够了。

不用着急,热爱它的人自然会来的。

AT老师永远那么好看~

小声嘀咕

音乐剧的粉丝别太多,会抢不到票的…


(超小声)

最近内心os

一直不太喜欢法剧,虽然歌曲都有在听,视频也稍微看点儿,但整个人还是对法剧的风格不感冒。


法扎给我的感觉一直很微妙,身边看过法扎的人也不在少数,但好多人并不是以一种很客观的角度来欣赏音乐剧本身,而是从cp的角度去看待,好多喜欢法扎的妹子都表示自己最喜欢的是里面的演员。法扎更像是一部天朝巡回演唱会。而不是正宗的一部音乐剧。交了一些自认为是音乐剧圈的朋友,但其实只看过一部也就是法扎。想和他们聊一些其他的剧却从来都没有共同话题。


我从来不否定法扎,但烟熏眼妆与玫瑰的过度浪漫主义还是令我觉得乏味。人家法国人都不想再看的剧,跑到中国来一而再再而三的演出,并且能够吸引粉丝们跨省异地跑去看戏,实在是厉害。

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,但也请不要固守己见。为了吸引粉丝而专门设计一些cp镜头或者基腐内容的作品,不会成为永远流传的经典作品的。